2017 10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17 12

【黃笠相處30題】第3、9題

第九題昨天就打好了只是今天才丟上來(X
嗯昨天黃笠日快樂!!請兩位繼續用力地閃瞎我wwww


第三題:練習到很晚

「咚──。」
籃球重重落地的聲音讓剛走進體育館的他發現了裡頭還有另一人的存在。
「黃瀨?」
他抬起頭望向掛在框上的金髮少年,腦子快速運轉了一遍理解現在的狀況。
「笨蛋快下來啊你今天是要弄壞幾個籃框!」

下午的練習賽海常以些微差距敗給了剛創校不到兩年的誠凜,以致球隊氣氛有些低落──
任誰都沒想到有了奇蹟世代的一員作為王牌的海常居然會輸掉這場練習賽。

「唔,」他聞言立刻鬆開緊抓著籃框的手讓自己順著重力落到地面,背對著對方繼續說道:「對不起,前輩。」
看對方似乎有些難過的樣子,他想了想,給一個剛入部的隊員這麼大的壓力也不好,即使是王牌也一樣。
「好啦籃框壞了去修就是了,反正也不知道用了幾年……倒是你今天都練這麼久了趕快休息吧?」
「不是籃框的問題……」
他的話音說到一半突然變小,笠松只得再向前走近幾步才聽得見。
「我指的是今天的練習賽,剛進到海常的第一場比賽就……啊──!」
還沒說完背後卻傳來一陣輕微的痛楚,嚇得他手扶著被踹到的地方蹲到了地上。
「你在說些什麼啊?籃球可不是一個人的運動,只要隊上所有人都盡了全力,就沒有誰需要為了輸球而道歉。」
他邊說邊放下剛剛踹了對方的腳,靜靜地等著看對方的反應。
蹲在地上的金髮少年聞言點了點頭,卻像是沒有要站起來的意思。
「已經八點多了啊。今天練到這就好,明天再繼續吧。」
笠松走到他面前,伸出了手原想拉起他,卻看不見對方的臉,只見到一雙緊握著的拳頭。
他無奈地搖了搖頭,也跟著蹲了下來,手輕輕附上對方的。
「球員不是應該好好保護手嗎?握得骨頭都發出聲音了,海常的王牌。」
用著不大不小的力道撥開對方緊緊握住的拳頭,眼角餘光瞄到抬起頭望向他的王牌眼睛旁邊好像有點紅紅的。
「好了哭什麼,不是才一年級啊之後機會多得是的。」
「才、才沒有哭,還有前輩不是已經三年級了嗎……?」
「那也還有快一年的時間,擔心什麼。」
金髮少年沉默了下才再開口問道:
「那個……前輩能再陪我練一下嗎?」
「快九點了啊不回家嗎?」
「不想回家……今天家裡沒有人。」
他眨了眨灰藍色的雙眸,顯然對於對方的回答感到有點不解。
感受到對方疑惑的眼神,他輕聲解釋道:
「父親本來就很少在家,母親這幾天剛好出差了,所以家裡沒有人……」
「是嗎?不然到我家去住個一晚?要住到令堂出差回來應該也沒關係。」
「可以嗎會不會麻煩前輩?」
「不會啊關心隊員是應該的,森山小堀早川他們也都到過我家啊。」
他邊說邊站起身來,伸出手把對方也拉了起來後隨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那今天就麻煩前輩了!」
眼前的少年露出了模特般的燦爛笑顏,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又說道:
「總之先去把運動服換掉吧?這樣出去會著涼的。」
「那我先去換衣服前輩等我一下──」

小模特關上了身後更衣室的門,邊換回原本的制服邊喃喃唱道:
「噹啷噹啷要去前輩家,可是為什麼其他前輩們都去過了啊嗚嗚嗚嗚……」


//


9. 翹課(吃冰)

今天的太陽簡直比黃瀨涼太還耀眼。

很熱。

『這種天氣暑輔根本沒人性吧?』

金髮少年坐在窗邊的座位熱得狂搧扇子,台上老師滿頭大汗卻還是講解地口沫橫飛。
雖然有點愧疚,但他還是無法專注在課堂上,窗外空蕩的操場給了他一點感觸。
其實只是看不見之前熟悉的身影而已。

想到一半,手機突然在他口袋中顫抖了下,憑藉著坐在老師視線死角的優勢,他輕輕點開了剛剛有人發來的訊息。

反正離放學也只剩一堂課了。
『果然還是翹課吧。』

點了點頭,他盯著簡訊露出燦爛的笑容,趁老師回過頭來的空檔高高地舉起了手,另一邊肩膀早就背上了整理好的書包。
「老師我身體不舒服!可以早退嗎?」

台上今年新上任的女老師愣了下,原想制止,卻在看見對方比陽光還燦爛的笑容後不自覺地點了點頭。
「謝謝老師!」

黃瀨涼太還是愧疚地壓低身子從教室後方悄悄離開,順便把扇子還給了坐在自己旁邊幾個位置的女同學。
「謝啦。」


剛剛發來的是群組信件。收件人是他,以及即將升上三年級的兩位前輩。

「地獄般地暑輔著的後輩真可憐啊,你前輩我可是在吹冷氣等吃冰呢。

別理森山那傢伙。我們三個在附近的冰店,等等下課一起過來吧?

敢為了冷氣翹課就踹你們。」

他笑著發了通簡短的回信,就半走半跳地離開學校,朝冰店的方向走去。


「不是說中午下課再來,翹課就踹你嗎!」
「可是,很久沒有被前輩踹......呃不是!我是因病早退啊!」
「病你個鬼!」
「我、我熱到都快生病了嘛......」
「不要出去說你是海常籃球部的!損毀隊譽!」

小堀聽見這話只是默默在心裏吐槽「隊長你喊這麼大聲附近誰都知道了。」

「嗚,我只是剛剛看到操場空蕩蕩的,想起前輩畢業了寂寞得都要生病了啊!」

『哪個前輩?』森山終究沒問出口,只是伸了個懶腰,抬頭看向站著吵嘴的兩人,懶懶地補了一句:「你們這對前後輩感情真好,熱得冰都要融了啊。」

「......好吧這次就算了,」聽見森山的話,笠松煩躁地擺了擺手:「快坐下吧。」
接到許可,黃瀨開心地一屁股坐在對方旁邊,店員笑著把他剛點的冰送上。

「芒果牛奶!」森山看著黃瀨眼前的冰吐槽了起來:「哈哈很適合你啊,不管是顏色還是什麼的。」
「那森山前輩吃的巧克力煉乳又算什麼!幼稚!」
「我幼稚?」森山被這麼一激,直接轉過頭看像小堀問:「不然小堀你吃什麼口味的?」
「呃,抹茶牛奶。」
「就是說嘛!小堀前輩成熟多了!」黃瀨哼哼笑著,轉過身看向還沒有被問到的笠松:
「前輩呢?是什麼口味......?」
問到一半,看見對方冰上粉紅色的果粒,他突然覺得不太妙。
「啊?草莓啊。」
「......前輩喜歡......草莓口味?」
他拚命不去注意對面森山的偷笑,有些猶豫地問著。
「嗯?還不錯。還有,」他微微挑眉,用湯匙朝他比了比,說著:「你的冰再不吃就要融化掉了。」

「欸還有啊,等下,再去打一場籃球吧?」


FIN

//
小劇場什麼的:


「欸笠松!我也要吃草莓!」
被點名的他無奈地瞥了對面的森山一眼,故意用湯匙盛了碗裡看來比較大顆的草莓,遞到他嘴前。
森山頂著從對面射來的另一個忌妒的目光,故意大口咬下湯匙上的草莓。
「森山前輩太過分了!前輩我也要吃草莓!」
「......你們這些傢伙都是小孩嗎?」
話是這麼說,他還是在手伸回來後,又盛了另一顆草莓,遞向一臉沮喪的後輩。
「喏。」
他看著後輩的臉像雨過天青一般突然綻出燦爛的笑容,愣了一下。

「咦,前輩臉上有草莓醬。」
他還沒來得及回過神來,對方的臉就已經在眼前放大好幾倍,然後嘴角傳來濕潤的感覺。
「好吃www謝謝招待!」
沒留意到自己的臉霎時刷紅,他下意識就一腳踹了過去。
「又不是狗,幹嘛用舔的!」
「哈哈笠松你在說什麼你眼前不就是一隻金毛大型犬嗎──?」
「嗚嗚雖然前輩每次都踹我,可是還是最喜歡前輩了!」
大型犬又撲了上去,這次他沒有避開,只是輕輕拍了拍對方的頭。
「我知道。」

FIN←真的FIN了沒有了####
引用 URL
http://hinatamomo.blog.fc2.com/tb.php/15-50445374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花下*/ Kloye
author : 花下*/ Kloye
日安,這裡是花下。
站內含自創及同人w
同人主SuJu和黑籃。

R3小依快到我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