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10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17 12

[SJ]赫老師與海老師 (2)上

李赫宰生日快樂!
韓國時間快過12點了雖然沒寫完還是先貼一半XD
沒有賀文感覺真的很慚愧,唉唷。
因為是兩段合起來第一段還沒有寫到接好第二段XD
可能有點閱讀困難不過會很快補上!

然後今天預購了Ride Me的台壓A版哈哈頗愉悅好期待!
sanxz大的視頻好感動真的祝赫海一直幸福下去,有種他們是我生命中愛情的定義這種感覺。
又相信愛了真的XD 每次都被BE視頻虐哭QDQ

謝謝赫海。



「他說很像我所以送了我這個。」、教書這些年來的改變→→

下課時間,赫老師剛步下講台正要走向最後排在海老師旁邊坐下休息,但牛仔褲口袋裡原本安穩待著的手機卻不識相地響了起來。
「這個時間誰啊?」
通常他的熟人都知道別在有課時打給他,赫老師邊碎念著邊就近在中間排旁邊空的位置坐下,無視一群女學生哀怨他怎麼不坐到海老師旁邊然後好好放閃一下滿足學生們上了半堂課都酸了的眼,的目光,看了眼來電人姓名卻發現只顯示號碼,是不認識的人?
稍微猶疑半晌還是按下了綠色的接聽鍵,對方首先發出「喂?」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熟悉,他確定自己一定在哪裡聽過,但一時又找不到腦中的這段記憶。
「請問你是?」雖然有點抱歉,如果對面的人自己認識的話,不過他還是先這麼問了。
「是我啊,銀赫哥。」
廢話,不然是我嗎?
赫老師慣性地先在心裡吐槽一番才意識到對方的確給了自己一個很關鍵的線索──
現在還會稱呼他銀赫的人大概一隻手數得出來吧。

雖然只是個小小的補習班老師,但有些人還是會另外取個名字代替本名以便工作時使用,跟藝人取藝名的道理差不多。當時他大概是大二快升上大三時進到補習班,經驗還很不足,原本是該從個小小輔導老師做起,但當時高三物化兩班的導師出了意外必須請假一段時間,恰好他的年紀和高三最接近還有化工系能同時兼顧物化兩科,於是便接下了這個導師兼助教的職務,幸運地跟在兩位大前輩身邊學習──當時三物班的老師是希澈哥,三化班的老師是正洙哥,他到現在即使成了獨當一面的老師也都還深深尊敬著兩人。

是說當初也是感情融洽的兩人也常被學生拿來,咳,像現在的他跟東海那樣,不過那群學生倒不敢像現在這樣大膽,雖說有一部分大概是時代進步思想更開放,但主要的原因大概還是兩人的氣場吧──只要金希澈一瞪,朴正洙的笑容一消失,還有哪個學生敢搞鬼?
唉為什麼只有他明明成了獨當一面的老師卻一點氣場也沒有,被學生這樣欺負呢?

扯遠了。

當時高三可是考大學的重要時期,每個學生都拚得什麼似的,連同人文都沒時間寫了;唯一跟他打好關係還互相交換手機號碼的只有兩個學生,一個是跳級一年高三還閒得發慌每次補習完下課都來找他聊東聊西的也不覺得無聊,而且大概比他還聰明的曹圭賢,雖然說出來有點丟臉但如果其他學生問了他解不出來的問題時,他都是去找曹圭賢求救的,畢竟兩位老師讓學生問問題都不夠了還讓他問問題?希澈哥大概會用「你真的學過物理嗎?」這樣鄙視的眼神射穿他吧哈哈哈......又扯遠了,另一個是認真向學努力上進拚得要死要活還天天嚷著「學長學長為了學長什麼都無所謂什麼都做得到」的金厲旭,不過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那個支撐著這孩子考上頂尖大學的「學長」到底是何方神聖。
總之「銀赫」這個別名是他們取的,他扯了一堆冗長的往事只是想導出這個結論。
可是後來隨著年歲漸長,咳,他還是很年輕,現在正是標準的帥氣輕熟男謝謝;只是覺得一個普通的補習班老師有事沒事取了這種像明星一樣閃閃發光的名字真的頗丟臉......所以自從他幾年前當上獨當一面的老師之後就要學生直接稱呼他赫老師了。

嘛,嫌疑犯也就兩個人了,一向乖巧安靜只有在提到他家學長會暴走地大大激動一下的金厲旭是不可能用剛剛那種語氣向他說話的。
「是圭圭啊,哥都想你了。」
這話一出他就後悔了,旁邊的殺人目光一道道射來像是在譴責他外遇不忠,還有少數人在討論新CP的可能性。
──臥槽有你們這種聽見一句話就爬牆的嗎?節操都要像黑板上的題目被擦掉後化成灰瀰漫在空中了好嗎?
還有哥不就打個電話嗎!外遇什麼!

不過轉念想想這些年他特赫澈赫什麼大風大浪沒遇過,卻還沒有哪個CP撼動得了赫海的不變的官配地位......等等這有什麼好開心的﹁_﹁?

暫停了腦中的胡思亂想,主要是因為電話另一頭傳來了個不屬於曹圭賢卻有幾分熟悉的聲音,像在哪聽過又沒什麼印象,還來不及深入回憶,對方卻先回了話,語氣罕有地帶有幾分不易察覺的慌張,他有些訝異,畢竟相處過的那一年雖然記憶已不那麼清晰,但他從來沒看過對方慌亂的樣子,一向氣定神閒不論大小考試都不怎麼上心卻總有優異成績的那模樣剛開始看會覺得心理不平衡,但看久了也就習慣了,不完全是旁人看到的片面,他自然有自己讀書的方法,也都清楚自己在做些什麼。
哎呀怎麼突然誇獎起這小子了,他搖搖頭把手機收回口袋。

等等,今天愚人節嗎?

隨意望向不遠處一個拿著日誌本正用筆在記錄些什麼的女同學,他問:「嘿,今天幾號?」
「三月十號,赫老師第一次爬牆紀念日。」女學生抬頭面無表情地這樣回覆他。
「混帳不要給我記錄這種鬼日子啊──!」

下半堂課也結束後他煩躁地幫著導師整理講桌上堆積如山的小紙條,每張的內容雖然用詞不同但全都如出一轍地撻伐他的爬牆──臥槽誰爬牆?明明就只是一通電話!你們這些人是來上化學課還是來看赫海?
「可是她們的成績都保持得很好耶,全都維持在前標之內。」
導師也感到困惑,但還是說出事實。
赫老師聽見後氣得掄起拳頭搥了下黑板,考得很好他是該開心,可是這樣連個反回去撻伐她們的機會都沒有。

剛在教室後方解答完學生問題,還順便聊了聊最近火熱的電視劇劇情後,海老師打了個呵欠覺得有點累了,看向教室前方他的好朋友好兄弟還兼好室友的李赫宰沒收拾完講桌上的東西就跟旁邊的導師窸窸窣窣地不知道在講些什麼。
李東海想了想決定到前面了解狀況,順便抱怨一下他忙了一天都累得想睡了李赫宰怎麼還不快點收拾東西好回家。
快走到講台旁邊時李赫宰氣得打了下黑板,嚇了他一跳,趕緊上前問道:「怎麼了?赫?」

聽見熟悉的聲音後赫老師立馬回頭,映入眼簾的是眨眨無辜大眼睛一臉好奇,眼裡像藏了星星,還似乎被他剛剛的舉動給嚇到了的李東海。

這麼可愛他怎麼會爬牆!

咳,好像哪裡不太對。

「沒、沒事,我快收好了,等一下喔。」
李赫宰擺了擺手示意沒事,側身繼續收拾桌上的紙條,不料卻引起了李東海旺盛的好奇心,伸手隨便拈了張拆開來看,照著上頭唸道:「你老婆明明這麼可愛......你哪來的老婆我怎麼沒見過?」
唸到一半就停下來是因為手上的紙條被飛快地搶走,李赫宰就怕下面又寫了什麼奇怪的話污染他老婆,咳,他兄弟的眼睛,一個不好啊連他都要被那群腐女潛移默化了嗎!
「沒,她們隨便說的,有老婆你一定第一個知道。」

李東海聽完對方充滿義氣的兄弟宣言,滿意地點了點頭沒再追問下去,在被對方阻止前又調皮地拿了第二張紙條打開唸道:「老師沒關係!爬牆難免!求圭圭的身家資料!我幫你寫圭赫開啟新CP大門......」
李赫宰搶下單純過頭的那人手中紙條時狠狠地後悔了自己為什麼就為了僅存的一點好奇而延遲了這個動作。
而且為什麼是圭赫?這群腐女眼中一個沒見過的小子也可以攻他?沒門!

「圭圭是誰啊?」
李東海的提問穿透李赫宰腦中的吐槽黑洞,把他拉回現實。
「我第一年帶的高三生......說明天要來找我,那小子。」
李東海聽完回答楞了下,雖然同年,但他晚了對方一年進到補習班工作,自然對那個在他來之前就已經先畢業了的學生半點印象也沒有。
心裡突然泛起一陣沒來由的失落,他也說不明白。

李赫宰頓了頓,怎麼眼前的好奇寶寶聽完他的回答就靜下來不回應了,像是想什麼想得出神。
趁這段時間趕緊把講桌收拾好,煩躁的情緒也梳理開來,笑了笑把李東海拍醒,神情帶點倦意。
「收拾好了,我們回家吧。還是要去吃宵夜?」
「宵夜!圓環上那一家!」
李東海忘了說自己肚子也餓了,直接回家的話就只能泡泡麵來吃,加上心情有點悶,吹點夜風吃點宵夜感覺也好。
「好好走吧,對不起讓你等了這麼久。」下意識寵溺地抬手拍拍對方的頭,然後被對方壯實的手臂輕拉著走出補習班。


翌日。
赫老師過得挺清閒,只有下午一堂課。

昨晚上完課後跟來旁聽的李東海去吃了宵夜,仗著自己就是吃不胖的優勢偷夾了好幾顆對方的煎餃,然後心滿意足地在十二點前一起回到了兩人合租的公寓。

「東海,你明天有幾堂課?」
李赫宰站在浴室門外出聲問著裡頭正在洗澡的人,邊用剛剛先從裡面拿出來的牙刷仔細認真地刷著牙,所以口齒有些含糊,不過已經習慣了的李東海就算沒聽懂也大概猜得到他要問什麼。
會這麼問是因為明天星期六,少則一堂多則三堂全滿,李赫宰從來沒費心思去記住對方的課程表,每次只要他有空閒時間就會問問對方的課排得如何,如果有一樣的空堂就可以一起出去晃晃或是在家混過那段時間等等,之類的。
「嗯,下午跟晚上兩堂,你呢?」
怕對方聽不清楚回應,先關掉了蓮蓬頭李東海才開口。這樣的安排其實蠻不錯的,可以睡到自然醒再認真上班,他是很滿意。

「我只有下午一堂,一起睡到自然醒囉?晚上我去旁聽好了。」
門外的李赫宰說完也沒等對方回答,就先走到廚房的流理台漱口,順便掬了把水洗臉,算是在洗澡前先稍微洗刷下臉上的塵埃,完成這些動作後背後的聲音適時地響起──
「赫,換你洗了。」
他剛轉過身就看見已經換上睡衣,深咖啡色的短髮還濕答答地貼在頭上,雙手輕輕拉著肩上毛巾的李東海循著水聲走進廚房,說完還打了個噴嚏,然後揉揉微紅的鼻子,朝他走過來。
「頭髮快擦乾啊,磨蹭什麼,會感冒的。」
李赫宰也跟著走到他身邊,拿起對方肩上的毛巾,力道不大地稍微擦乾了原本還在滴水的髮。當李東海滿意地瞇起一雙水潤清亮的眸,正想在餐桌旁坐下好舒服地享受對方的擦頭服務時,李赫宰卻一下子放開了手。
「自己擦啦,剛剛都把浴室先讓給你了,我要快點去洗洗睡。」
「等一下!明明就是因為你剛偷吃我的煎餃!不管啦!」
原本直接往浴室走去的李赫宰聽見這話沒辦法只好停下腳步,回頭走回剛剛的位置。
「好啦那......你先自己擦乾點別著涼,房間窗子要關好,我洗完澡出來再幫你吹頭髮。」
「好吧。」
得了便宜的李東海自然是一口答應,燦笑地目送對方進到浴室,然後回到房間關了窗,坐到床上邊用單手隨意地擦著已經不再滴水的髮,邊打開電視轉開了最喜歡的節目。


李赫宰其實已經刻意加快了沖澡的速度,可他一走出浴室門進到房裡時映入眼廉的還是已經趴在床上睡倒的李東海,旁邊的電視還開著,正在上演的是最近還蠻熱門的電視劇,他記得他很喜歡,偶爾下課時還會跟學生討論劇情,聊得起勁。
「哎,這人......」
他抓了抓自己也還在滴水的短髮,走到床沿坐下,托住眼前的人輕晃了晃想搖醒他。
「李東海起來,要睡等頭髮乾了再睡,你忘記上次這樣隔天就感冒了嗎嗯?」
「唔嗯......」

見對方絲毫沒有想醒來的意思,想想其實雖然沒用吹風機吹乾,但畢竟只是短髮,加上剛剛用毛巾擦過,他手摸了摸感覺李東海的頭髮也乾了七八成了,不致於這樣也能感冒,所以就站起身來,決定還是早點把自己的頭髮擦乾保養好再快點去睡還比較實在。

去拿吹風機時順手關上了電視,聲量如果打擾到好夢就不好了。


回到翌日(#)

「是說你畢業後還有回來過嗎?」
金厲旭提著一袋自己下午做的甜點,邊一步步走上樓梯,邊開口問著走在自己前頭的曹圭賢,清亮但對一個男人而言有些高亢的聲音加上童顏可愛的外表造成旁邊經過女學生的高回頭率。
「沒有。」曹圭賢沒想什麼,據實以答。
「那為什麼突然打電話要找我一起回來?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金厲旭頭上一下多出好幾個問號,認識了這麼多年他還是常常無法理解對方的想法。
「也算是吧,敏敏被調來了,等下是他第一堂課,想說假借來看銀赫哥的名義來找他。」語氣那是一個歡心愉悅。
「呀你真是......算了。」雖然常常無法理解但已經習慣了他的這種個性,金厲旭也懶得為他銀赫哥打抱不平,他手上的東西就已經表示他多有誠意了。
不過......畢業後到現在都沒回來的話,一定認不出銀赫哥的吧!男大十八變真所言甚是,畢業以來想到就來一趟的金厲旭完全見證了他銀赫哥這幾年前後的改變,從酋長髮型到現在完全的時尚STYLE,等下曹圭賢看到不楞個三秒然後嚇得下巴掉下來才怪!


──辦公室內。

「呃......晟敏哥?」李赫宰暗自思考半晌後還是決定出聲喊了辦公桌就在自己旁邊的新老師一聲,因為對方看起來臉色不太好。
「啊,是,怎麼了?」被還不太熟的新同事叫住,手上拿著備課資料但其實想些什麼想得出神心思已經從資料飄到雲端的李晟敏猛然回過神來,匆促地回應道。
「其實沒什麼事,只是看你臉色不太好,因為是這裡的第一堂課所以緊張嗎?」
看著眼前的人似乎有些擔心自己,李晟敏扯出一抹笑:「嗯,有點。」
其實他一點也沒緊張,待會上課的教材和補充資料早已準備齊全,即使在新地區的第一堂課,也不過就是換了個教室、換了批學生,他的經驗絕對足以駕馭,只是因為不知道該找什麼藉口解釋自己的失神所以才乾脆這樣回答道。
「這樣啊,不用擔心,這邊的學生都很好......大部分時候啦,不過我還是建議你別跟其他男老師走得太近......」李赫宰了然地點點頭安慰道,想起自己當年第一天上課也是緊張得一直咬到舌頭,絲毫忘了對方比自己還有經驗只是調了個地區。但說到學生又想到那群飢渴的腐女,他眉頭微蹙提醒對方小心點。
「怎麼說?包括你嗎?」李晟敏聽見這話有點困惑,別跟其他男老師走得太近是什麼意思?女老師就可以走近一點嗎?
「嗯,我應該還好,已經有官配應該不會被炒得太厲害......」
李赫宰後面小聲的喃喃還沒說完,辦公室的門就被啪的一聲毫不留情的打開,走進來的是滿臉笑容的李東海。
「呀李東嘿!再這樣門都要被你踹壞了!」李赫宰顧著站起身喊住來人,沒有注意到旁邊李晟敏聽見門打開時嚇了一跳的神情還有見到來人後鬆了口氣的小動作。
「赫!我把你昨天說的學生帶來了!」
「啊?」
怕打擾到辦公室裡的其他老師,李赫宰原本打算自己出去外面看看,但李東海先側了側身讓出走道,有個許久不見卻仍令他記憶猶新的面孔走了進來,那人嘴角浮出一抹淺淺笑意,往他走了過來。
李赫宰對曹圭賢那溫柔過度的笑容感到困惑還有點毛毛的,不過轉念一想這麼久不見感性一下好像也很正常,這樣解釋給自己聽完後自己也向前踏出一步張開雙臂想給對方一個久違的擁抱,沒料到正要開口,曹圭賢的身子在他面前低了下去。
「敏敏──!我來找你了!」
李晟敏還以為低頭假裝認真地備課就不會被發現,壓根沒想到旁邊站著的李赫宰根本是個發光體,曹圭賢一走進辦公室就注意到這裡。
「圭......怎麼來了?」
輕輕掙開從後面擁住自己的人,李晟敏有點尷尬地坐起身來,轉個頭朝已經看得傻眼的李赫宰尷尬一笑,才肯看向曹圭賢問道。
這時金厲旭剛拿了個小蛋糕送給幫他們帶路的李東海,順便閒聊了幾句才提著其他甜點進門,見到辦公室裡也有一段時間沒見了的老師楞在原地盯著另外兩個人看,忍不住噗哧一笑,走到他旁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老師別盯著人家看了,我給你帶了點心──」說完舉了舉手上的袋子。
李赫宰這才回過神來,望著金厲旭半晌才開口:「喔小旭!你銀赫哥真沒白疼你!」
引用 URL
http://hinatamomo.blog.fc2.com/tb.php/26-4a41a26c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花下*/ Kloye
author : 花下*/ Kloye
日安,這裡是花下。
站內含自創及同人w
同人主SuJu和黑籃。

R3小依快到我懷裡!!!!(#